流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程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撤并难题同样存在欠发达地区依旧消化不良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7 03:42:10 阅读: 来源:流程泵厂家

撤并:难题同样存在欠发达地区依旧消化不良,

撤并:难题同样存在 欠发达地区依旧消化不良 来源:经济参考报 时间:2005-12-25 13:58:59 撤乡并镇回头看 在推进农村税费改革的过程中,一些省区实施了大规模撤乡并镇工作。2003年以来,甘肃、宁夏也分别撤并乡镇20%和47%。经过一到两年的运行,记者再到这两个欠发达省区采访了解到,债务、人员依然难以消化,一些边远贫困乡镇还反映,行政成本不降反升。 债务累加效应难除 甘肃平凉市静宁县界石铺镇原来不过二三十万元的债务,自从2003年底邻近的七里乡并入后,债务猛增至100多万,让这个 极度贫血 的乡镇陷入了债务困境。 政策变了,账我认,但要钱没有。 在被债主逼得无计可施时,身为界石铺镇党委书记的刘晓进也只好耍赖。他告诉记者,他经常受到债主的骚扰,欠债已成了基层一个不安定的重要因素。 据刘晓进介绍,每月总有四五批人来镇政府讨债,去年底,一位债主甚至拉来一车人逼债,并将他这个镇党委书记推来搡去。然而,究竟都欠了谁的钱,他至今还不是完全清楚。就在记者采访时,高界信用社主任王向东正好来向刘晓进要债,这让刘晓进尴尬不已。王向东告诉记者,他一年要来镇政府催要本息达20多次,虽然他知道镇政府确实拿不出钱,但他也没办法,因为他要不回欠款和利息,信用社就会从他工资里扣。 乡镇撤并过程中,债务累加效应在甘宁这两个贫困省区相当普遍。甘肃平凉市崆峒区政府提供的数据:该区撤销了四个乡镇,并入邻近的四乡镇,合并后,四乡镇的债务高达2433.6万元,而债权仅有1770.7万元,相抵后,净债务仍高达662.9万元。而债权中,大部分又是多年沉淀的农民税费尾欠,实际无法收回。而被撤消乡镇往往又是偏远乡镇,其固定资产难以盘活,无法用以抵债。 据甘肃财政部门的不完全统计,甘肃省此次撤销的乡镇中90%以上都不同程度存在着债务,累计达3亿多元。 债务累加不仅影响基层稳定,也阻碍乡镇发展和小城镇建设。刘晓进说,贫困地区乡镇本身就是 贫血镇 ,合并后债务更加繁重,有的乡每年争取的项目连还利息都难,往往是拆东墙补西墙,实在不行就赖账。农村许多应修缮的公共设施大都荒废无人管,一些政府应提供的公共服务也只好萎缩,界石铺镇甚至连五保户供养都难以维持。 旧人不去新人难进 撤乡并镇后,人员分流难在甘肃、宁夏这些落后地区表现尤为突出。 买断,政府拿不出钱;分流,穷地方出路少,官员思想落后,改革过激可能引发不稳定因素。 曾参与平凉市撤乡并镇工作的平凉市边界区划地名管理局局长刘有学解释说, 乡镇人员确实还应精简,但目前财政还得先挺着,撤并后再通过自然减员慢慢消化。 静宁县民政局副局长王榜良也告诉记者,2003年底,静宁县着手撤消了6个乡镇,涉及200多名干部,但除了少数主要领导发生了变化,其他干部原则上大都合到并入的乡镇。宁夏撤乡并镇之初,也是将乡镇人员简单合并,结果造成乡镇人员臃肿,人浮于事。 旧人不去,新人难进。乡镇精简后,原有人员不减,有的虽有分流,但各部门人员都呈饱和状态,基层大学生分配更难,进而影响乡镇干部素质提高。静宁县人事局副局长马忠辉坦言: 乡镇精简后,大学生进基层更难了,就是进了,也难有提升的希望。 在宁夏同心、甘肃静宁与靖远等县,当地人事部门官员都提到,因为多年招考公务员数量较少,一些部门和乡镇公务员年龄结构已出现断层苗头,35岁以上人多,20多岁的很少。 新人不进,就会缺乏活力,缺乏新的思想。 熟悉基层工作的刘有学担心地说, 过去的干部都是以管理为主,缺乏服务理念,基层缺乏新生力量可能影响政府职能的转变。 撤并:富乡叫好 穷乡难熬 撤消人口少、面积小、经济实力弱的乡镇是甘肃、宁夏等地撤乡并镇的一个主要原则。然而,记者采访到的现实却显示却是,经济实力强、交通相对便利的乡镇撤并后,普遍叫好,而偏远的、经济实力弱的乡镇撤并后往往难题较多,行政成本不降反升。 撤乡并镇利大于弊! 甘肃庄浪县水洛镇党委书记杜晓荣说,。水洛镇是庄浪县县城所在乡镇,在这次撤乡并镇过程中,附近的水洛乡并入该镇。杜晓荣以水洛镇为例介绍,首先,撤乡并镇整合了基层资源,增强了乡镇办大事的能力。水洛乡与水洛镇合并后,地界纠纷没了,县城发展空间增大,一下子引进了资金5700万元,正在建设五大专业市场。其次,集中了财力,提高了办事能力。该镇现在几乎将大部分财力用于修路、拉自来水、学校危房改造,乡乡通油路、户户通自来水、校校无危房的目标正在逐步变为现实。第三,人员分流,车辆减半,水电费减半,更重要的是乡镇间基础设施免于重复建设,节约不下100万元。 相比之下,甘肃靖远县两个相对偏僻的山区乡 曹岘乡与若笠乡合并后,乡干部叫苦不迭。 与合并前相比,行政成本有增无减。 合并后的若笠乡党委书记杨永强说, 只是行政成本的增加转嫁到了乡干部或农民身上了。 记者了解到,合并后,若笠乡面积达到了500平方公里,最远的村子离乡政府有40多公里,而这里沟壑纵横,道路难行,村民居住分散。一些村庄看着近,走起来却要数小时,甚至十多小时。乡干部只好买摩托车代步,但一个月油耗就要上百元,不少干部提出政府应补贴。而到了冬季,道路往往阻断,一些包村乡干部在村里一住就得半月,甚至一个月。合并后,该乡一些行政村也合并了,有些村从村头走到村尾竟有20多公里,村干部召开一次会议要开着三轮车叫喊,群众办事更不便。 宁夏惠安堡镇与邻近乡镇合并后,出现了同样难题。合并后,该镇面积达到了1392平方公里,最远的村子距镇政府直线距离有75公里,走则要100多公里,干部下去难。而合并后,被撤消的乡镇集市往往要萎缩,农民购买农资、生活用品都不如以前便利。惠安堡镇党委书记赵志峰还举例介绍,采用 一卡通 发放救灾款,需农民本人到镇上领取,一次救灾款不过70元至80元,而该镇不少农民来回路费却要20多元。姜雪城 周芙蓉 朱国亮 行业分类大全 工业园区、高新技术、...

网络通信、电子、智能...

行政机构、社会团体

商贸服务

信息咨询、律师服务

交通运输

教育、新闻文化、科学...

文体、办公用品

礼品、玩具、工艺美术...

展览

美容美发、健身/减肥...

医疗卫生、医药

金融、证券、保险

社会服务业

能源、电力、石化

房地产

专用设备

农产品、食品、加工、...

纺织、服装、服饰、鞋...

电器、机械、仪器仪表

钟表、眼镜

五金制品、塑料塑胶、..

建筑、建材、装饰

家私、厨具、日用品

广告、礼仪、模型/造..

印刷包装

宾馆、酒店、旅游、娱..

wzy-240万能试验机

万能试验机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