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程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那时糟蹋河水的事是绝不允许的桔红山楂

发布时间:2020-10-17 17:46:19 阅读: 来源:流程泵厂家

我的老家在越城区东浦镇,东浦是有名的酒乡、桥乡和水乡。水乡处处是河道,有河就形成了不少溇。溇是河的尽头,多少年来,人们在溇的两岸建房住人,形成了一个一个住宅“小区”,往往集聚着一个大家族,并以姓氏命名,如陈家溇、孙家溇。当然也有以其他命名的,如磨坊溇。自古东浦有72溇之说,每个溇都是河水清清,人们依河而居,人水相亲。我的家就在其中的磨坊溇底。

本期人物:陈树尧(绍兴人,今年66岁,在东浦镇磨坊溇住了57年)

人们吃的就是河里的水

糟蹋河水的事情是绝不允许的

相传,东浦这地方原来是鉴湖水域泥沙堆积而成的,至今仍有东浦街河西端新桥处叫“沙嘴”,东浦街河东端壩桥头附近称“沙滩”的说法。东浦地处鉴湖以北,湖水流到东浦再向东泻出,以往雨水充沛,湖大水量足,水流急,落差大。东浦先民在水流经过的河边砌石造坎,河的支流尽头处就形成了一个个溇。

据说,以前磨坊溇水流湍急,人们在水流经过的地方安装石磨,用以臼米磨粉,故名磨坊溇。磨坊溇的河不宽,大概四五米,也不长,也就三四百米,但河水清澈见底。农船和小划船都可以摇到溇底。农忙时,农户把稻田里收割来的稻子装在农船里,摇进溇里堆放在家中,待种完田后再来脱粒,还把家里的农家肥装上船运到田畈里去。溇里有两座木板桥,大船装东西进来时,必须有人上岸抬起木桥才能通过。这里的河水还是人们的生活用水和饮用水,每天清晨大家把沉淀了一夜、已清澈见底的河水用水桶挑到家中的水缸中储存再澄清,吃的就是这河中的水。溇底有一条水沟,沿水沟一直向南可以看见一个藕池和一大片农田,因此也是农田排水的通道。那时农田里是不用农药的,河水是流动的,但河水的自净能力很强,即使下过大雨后水比较混浊了,但过个夜就蛮清爽了。

溇里河边有几个踏道,人们蹲在踏道上洗东西,但这是有严格规定的,太脏的东西是不许直接在河里洗的,必须打起水来在盆里洗,洗过的脏水也不准倒入河里。大人还教育我们小孩不准向河里扔任何东西,否则是要训斥甚至挨打的。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小男孩用碎瓦片向河中打水漂玩,被一个叫“小和尚”的大人看见了,大声训斥我们住手,吓得大家四处逃散。事后他还告诉家长,使得我们以后再也不敢糟蹋河水了。

搓藕粉、放湖灯、钓鱼虾……

溇里的水生活至今让人难忘

河水滋养了我们的生活,也给孩子们的童年带来了无穷的乐趣,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让人难忘。特别是夏天,我们这些七八岁的小孩就在河里玩,也没什么教练,大家互帮互学,呛几口水也无所谓,马上就在河中学会了狗刨式游泳。我们在水中游泳、戏水、摸螺蛳、摸小鱼小虾,人在河中晒黑了皮肤,浸涨了手指,要大人拿着竹竿来揍人了才肯上岸。那时河中的小鱼小虾是蛮多的,在那里自由地游来游去。我们用竹竿做钓鱼竿,系上线,吊个鱼钩,把掘来的小蚯蚓穿上,在河边钓■鱼,往往能钓上一碗,拿回家酱油蒸蒸做下饭菜,还是蛮鲜的。天气凉的时候,就拿饭篮挂在河边,过会儿去拉起来,就会有几尾小鱼。晚上,我们还可以拿着手电筒和自制的虾枪去河边水中石坎缝里戳虾、捉泥鳅、黄鳝和石蟹。冬天时,有几次溇底的河水结冰,我们还可以在冰面上玩耍。

给我的童年留下比较深刻印象的,还有搓藕粉的场景。说来也奇怪,东浦很少种藕,却历来有搓藕粉的习俗。那时,满载鲜藕的船只沿着磨坊溇摇进来叫卖,都是从百斤起卖的,附近的人们就会买上两三百斤,或者三四百斤不等。那时候,物价也不贵,100斤藕也就10多元钱。而且,藕粉的出粉率也不太高,100斤鲜藕顶多也就能做八九斤藕粉。反正几乎每家都会买,人人都会做,做的方法也不难,就是程序稍显复杂。先把新鲜藕洗干净,去掉枝节和黑毛,留下好的藕段,一段段刷洗干净后放在有孔的钢板上搓碎,再用网布袋过滤藕渣,几个来回后把过滤下来的水沉淀一晚上,把清水倒掉后,下面的沉淀物就是藕粉了,最后再用手工刮出来放在太阳下晒干,即成藕粉。这种藕粉主要是自己吃,或者送送亲朋好友,所以品质比较好,一向以洁白纯正而闻名。

此外,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那天放湖灯的场景也让我至今难忘。那一天,沿河的人家都要在河边祭“河神”。大家在河埠头设祭,摆好八仙桌,上置贡品,点香燃烛,大人小孩恭拜“河神”,祈求大人小孩在河中时安全。而我们小孩子最感兴趣的是晚上放湖灯。那是用一只河蚌壳,在壳内倒入菜油,放一根灯芯草,点燃后轻轻放在漂浮河面的木板上,让其顺水漂流。河面上灯光点点,煞是好看。每个小孩都注视着自己放下的湖灯,在岸边高兴地跳跃。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祭祀仪式起了作用,反正我们磨坊溇里从来都没有淹死过小孩。

自发清淤泥,自酿老酒……

慢慢地,儿时的那个磨坊溇不见了

依河而居,人水相亲。河水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便利与欢乐,我们也用最朴素的方式来守护着这条小河。每年夏天,到了枯水期,河水变得很浅、河床开始露出来的时候,住在溇里的人们便会开始一场清淤行动。这完全是自发的,一般也不会特别组织,只要有人先动手了,周边的邻居看到了,都会自发地加入其中,大家一起把河底的杂物淤泥清理干净,并整修一下河坎踏道,让河水变得更清澈。

而喜欢喝老酒的人,对这河水的感情则更深。磨坊溇的出口是东浦街河的延伸处,东面就是东浦有名的新桥,新桥上有副有名的对联:浦北中心为酒国,桥西出口是鹅池。西面不远就是鹅池,附近的农户就是用这鹅池的水,各自在家中酿造给自己喝的老酒。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生活条件好了,大家用上了自来水,不用饮用这河里的水了,也渐渐失去了当初那种护河的心。有人还向河里倾倒瓦砾泥土,许多人家的生活污水都排向河中。慢慢地,磨坊溇的水不清了,小鱼小虾没有了。渐渐地,有人开始在河边的地里种植蔬菜,后来索性还在溇底填河造地,建了民房,甚至在河边建造化粪池,导致污水横流,不堪入目。我们儿时的那个水清鱼多的磨坊溇不见了,不仅河的长度缩短了一半,剩下的也彻底变成了臭河、死河,附近的人们怨声载道。而我也在9年前离开了这条共同生活了57年的磨坊溇,搬到绍兴城里与儿子同住。溇边的老房子还在,但我们已经不太会回去住了,而是出租给了他人。

不过,有空的时候,我还是经常会回去看看。这段时间,在“五水共治”的大背景下,当地政府和村委已经对河道进行了一番整治,虽然水质有所好转,但是那记忆中的磨坊溇,估计很难再回来了。更多最新三农新闻资讯,请关注农药信息网。

ib课外辅导

alevel培训课程

alevel辅导培训机构